★DAI。HERA ★

關於部落格
好像有了facebook就很少用blog了.....
  • 546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戴套1千,不戴套1千萬

2010.05.05      蘋果日報        陳玉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Q:在國外從事性工作多年,回台灣,感覺最大的差異?

 

A:我20歲離婚,才國中畢業,女工薪水不夠我養九個月大的女兒跟父母,所以自己翻報找媽媽桑,踏入這一行。我拿日本觀光簽證,3個 月回來一次,前後8年,雖然很想女兒,但是跟客人互動沒壓力,老闆也不會剝削,還教我避孕、調整姿勢避免接客破皮受傷,工作蠻愉快的

 

32歲那年,爸過世,阿嬤還在,我回台灣。我先在高雄知名指壓店上班,雖然老闆抽4成,但店規嚴格規定客人要戴套。老闆靠租A片起家,有天突發奇想找些小姐在暗間給客人做,後來做 到泰國洗、酒店跟理髮廳,幾乎全高雄的性產業都由他包辦,他做到全家移民新加坡,你看他賺多少?後來跟警察爆發利益分贓不均,被迫關店。

 

大家均委曲求全

 

失業後,我只想找家環境乾淨、規定戴套的店,可是從高雄找到清水,都找不到,只好回高雄當流鶯。

 

在非法底下,台灣性工作者常要躲警察,客源都不穩定了,怎麼挑三撿四?所以連我的姊妹都無法理解 我的堅持,我在日本已養成習慣,不戴套絕不做。我總對客人說「戴套1千, 不戴套1千萬!」但官方衛生教育做的那麼差,1天 幾10個客人問我,但我怎麼做都只有個位數。

 

遇事也不能報警,小姐都委曲求全。有個姊妹每次看到某客人就發抖,我問她才知道,因他知道她家住哪、小孩念哪所小學、禮拜幾她要帶媽媽去復健,她怕客人對家人不利,就任由他白嫖。

 

還有一個60幾 歲姊妹,每次都看她在撿寶特瓶,我一直以為是她過不下去,兼著做回收賣錢,所以大樓有回收就載給她。後來發現她是幫某宗教團體做,我問她「姐啊,你日子是 可以過不可以過?」我心很酸,不是因她掉眼淚,而是聽她說「我上輩子做歹失德,這世人才來受這個苦,我要做功德。」

 

我心碎了,很氣的說「是誰這樣跟你說?你殺過什麼人?害過什麼人?叫那些師姐來跟我說。」她拉著 我,叫我別這樣,這是見笑代志。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服她,關心她,很多性工作者很脆弱,不只不懂保護自己,走到最後都傷害自己。我後來透過姊妹介紹又去澳洲跟加拿大,澳洲性產業合法,我拿學生簽證就有工作權,店家對小姐提供的服務,條列的一清二楚,客戶可滿足需求,小姐也得到尊嚴。

 

台灣小姐被剝削

 

我一直不解為什麼在台灣,小姐對自己有益的,不敢爭,客人怎麼做 隨他,我每天只是很憤怒,從澳洲回台後,我終於明白問題出在哪?政府在糟蹋我們。為何不能健康看待性?性產業非法只是讓角頭、察頭(台語警察)跟特殊權勢者剝削小姐,分贓性產業這塊大餅而已。

 

像我一個朋友跑機仔(指應召站叫小姐打的電話),他的老闆1年能賺1億, 最夭壽的是,他還賣毒品。

 

台灣性產業藏污納垢,是因政府沒管理,卻把罪過推到小姐身上,我無法接受。

在澳洲我看到性產業若合法,能集結姊妹一起工作,一方面互相支援,一方面將盈餘用在改善工作場 所,維護小姐健康。自助才能避免剝削。

http://tw.nextmedia.com/applenews/article/art_id/32488391/IssueID/20100505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